红木家具市场遇冷 海南本土企业强撑“半壁江山


更新时间:2019-09-11

  红木家具可谓时代的奢侈品,以其实用价值、收藏价值、文化价值受到消费者的关注和喜爱。2018年7月1日,国家修改并执行《红木》新国标,红木树种由原来的33种减至29种,国标确认的五属八类二十九种红木只有一种产自中国,海南黄花梨在所有红木中名列榜首。作为海黄原产地的海南在中国红木家具行业享有一定的地位和市场份额,一度出现“木比黄金贵”,“一木难求”的局面。

  据相关媒体报道2018年下半年至今年,全国红木家具市场呈现疲软态势,红木家具工厂两级分化日趋严重,部分做超低价位和面临倒闭的工厂“跳楼价”甩卖家具,与坚持做好高品质家具的工厂距离拉大。红木家具市场变得混乱不堪,部分价格低到难以置信,让消费者感到心慌。

  本报记者日前走访海南红木家具市场时发现,引以为傲的海南红木家具受全国经济大气候影响总体遇冷,国盛传统家具、永安红木家私、古韵轩、新艺宝等几家本土有影响力的企业生产与销售均面临下行压力。来自岛外省份的红木家具成品以低廉价格几乎挤占了海南一半的市场份额,海南本土生产企业强撑“半壁江山”倍感吃力。

  海口是海南全省红木家具集中的发源地。说起红木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永安家私,这家创办于1993年的海南本土企业至今已经有了26年的红木生产销售历史,在海口主城区繁华商圈兴建有两处规模较大的家具城。上午11时,记者在位于龙昆南路海南师范大学对面的永安红木楼采访时看到,这座上下四层建筑面积达2.5万平方米、堪称海南红木标志性建筑的商场,除了一层的商品满场摆放,二楼三楼场地均不同程度的出现空置。永安红木销售总经理刘帅告诉记者,她在公司从事销售已经11年,2012年至2015年期间可谓是海南红木家具最为火爆时期,年销售额1.5亿元左右。2018年下半年开始至今,整体红木行情下滑,年销售量勉强维持在1亿元左右。前不久适逢企业26周年大庆,让红木楼出现了昔日繁华鼎盛的场面,但让利刺激消费的模式并未能改变红木遇冷的局面,所幸促销活动让今年1至6月份的销售额保持了与去年同阶段持平,而今年全年的增额销售任务几乎全部压在了下半年的这几个月,刘帅表示感到压力颇大。

  记者来到曾经门庭若市的蓝天路永安家私第一、二广场发现,因为海口蓝天路的城市规划,老机场原址永安第二家私广场并未选址新建,仅剩的第一广场目前经营不容乐观,在现场采访时几乎难觅红木家具购买客户,这家号称永安红木第一广场的商城已经被现代布艺、板材以及各种实木家具占领。

  无独有偶,位于海口椰海大道的新艺宝家具有限公司卖场有1500多平米,同样是刚刚结束26周年大庆促销活动。新艺宝老板王孙文是一位工艺美术大师,刚被海南省政府授予“南海工匠”荣誉。王孙文告诉记者,26周年厂庆活动主要是回报老客户,两天时间销售额仅200万元,这与往年相比可谓大相径庭,目前新艺宝的年销售额在5—8千万左右。

  位于海德路的国盛传统家具馆占地面积1200平米。老板吴名光是土生土长的海口人,身兼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主席、海南省古典家具协会会长、海南黄花梨收藏协会会长。吴名光说,做红木家具其实做的是一种情怀。海南的花梨木以中部市县昌江王下的品质最佳,而从小就生活在昌江的吴名光对木头情有独钟。2007年,吴名光首次来到越南,看到物美价廉的越南红木家具一次性买了10套白酸枝的沙发,每套仅2万元。回到海南后一时兴起拆开其中的一套,惊讶的发现其中触目惊心的猫腻,沙发内部结构以钉子和胶水凝固,拼料、白皮、补料成为主体构造材料。上当受骗的吴名光决定开始做海南人自己的红木家具。2008年,海南国盛传统家具有限公司正式创办投产,在海口桂林洋开发区兴建了占地面积达40多亩的红木生产厂房。定位在传统古典家具的国盛创办初期走的就是高端路线,原材料以海南黄花梨、大红酸枝、缅甸花梨为主,始终秉承不让一块假料、一块白皮掺入成品的理念。吴名光坦言,海南人都知道国盛红木的价格高于其他品牌的10%,11年的时间依然让国盛拥有了大量相对固定的消费群体,年销售额持续保持在稳定、可观的数字,但今年的红木家具销售形势尤其严峻,市场观望明显。

  记者在走访海南本土企业工厂时看到,除了永安红木是因为城市发展工厂处于闹市区需要搬迁的原因,导致生产时断时续外,国盛、新艺宝等工厂均只有原来一半的生产规模,鉴于很多师傅都是跟着工厂多年的老员工,即使市场再疲软,企业不忍心也不敢完全停产,成品库存严重。

  在位于海口江东新区CBD的国盛红木产业园区,记者看到除了满仓的成品外,还有大量的老挝大红酸枝、白酸枝、花枝、缅甸花梨、小巴花等高中低档的原材料库存。爱好木头的吴名光告诉记者,目前国际红木市场的管控以及价格持续上涨局面,对他的影响并不大,国盛所有的钱都用于购买原材料了,仅库存的原材料就够他生产3年的。吴名光表示,红木是需要结缘的,一肖十码,他每次看到好的木头都会情不自禁收购,精心打造的红木家具便会独具灵性,有生命。吴名光预测,目前市场持续下行的态势,原材料和成品积压资金量较大,企业销售遇到瓶颈,经济效益严重滑坡,这种现状预计还将持续两年。吴名光表示,红木行业面临洗牌,大量的小商家、小厂家会在市场波动中逐步淘汰出局,但真正好的红木家具目前卖不出去也不一定是坏事,其特有的收藏价值会逐渐随着时间而增值,刚需消费者现在购买时机颇佳。

  红木家具从以前的狂热、追捧,到高端家私成为馈赠首选,再到现在海南房地产全域限购限价的降温,多数消费者不再盲目的跟风,而是进入理性消费阶段。海南新艺宝家私王孙文认为,红木市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不景气,目前能够沉淀下来的消费者几乎都是真正喜欢红木家具的了。新艺宝创办26年几乎是两代人的成长历程,当初选择新艺宝的客户二代也到了结婚购买家私的时间段,认可的消费者还是会选择继续购买,这部分客户群体相对稳定靠的就是口碑和质量。

  面对当前海南红木家具市场遭遇“寒流”,受访者均表示,家具产业其本身是房地产行业的一个延伸、附属产品,房地产全域限购后导致家具市场需求锐减是主要原因。2017年7月1日海南商品住宅全部实行全装修,多数地产商直接选择了外省廉价的家具批发、定制以降低开发成本,这在很大程度了削减了海南成品家具市场份额。

  此外,反腐倡廉力度大,红木家具不再成为送礼佳品以及优胜劣汰让小厂出局、家具行业必经的市场波动“阵痛”等因素也同样一定程度影响了红木家具市场持续走高。

  位于海口滨海大道秀英港附近的居然之家家具建材城三楼一整层汇集了来自浙江、广东、深圳等地的红木家具厂家卖场。年年红、东家花梨院子、柏森等大品牌销售情况相对低迷,面对记者的采访众多商家导购员均对销售额支支吾吾称不方便透露,但同时表示卖场形势很不乐观,今年以来出现不少商家退场的局面。导购员王女士指着不远处已经用装饰布圈起来的隔离墙说,摩迪卡实木家具刚开始进驻时销售额一度冲在商场排行榜前面,但面对去年下半年来严重下滑的消费形势,今年无奈选择了退场。像这种圈起来的隔离地带,记者在居然之家还看了好几处。记者看到,居然之家海口店为期两天的20周年庆并没有带来足够的人气,定位于中高端的家具城在这个周日颇显冷清。

  海口白驹大道是连接文昌市及江东新区的主干道,距离市区5公里的江东家具批发城就坐落于此。海南人喜欢红木家具,尤以文昌人最为狂热。占地面积30多亩的江东家具批发城是成品销售市场,其中有四家红木家具销售商,产品全部来自岛外。利居一品红木的许女士告诉记者,她们的工厂在广东顺德,2015年本商城建成初期进驻至今,租下1000余平米的场地,年销售基本可以达到1000万元。自2018年起销售明显下降,年销售额只占往年的一半,且销售利润非常薄,勉强维持在10%。许女士还告诉记者,她从事红木销售已经30多年,目前的市场波动也是正常的,红木家具的使用时间较长,不轻易更换,市场有饱和调整现象,所以利居一品暂时没有计划在海口其他商场开辟新卖场,也不会退出现有的市场,坚守两年再作打算。

  江东家具批发城经理谭先生告诉记者,商城经营销售情况虽然比往年有所下降,相比于其他很多逐渐空置的商场总体还算良好,主要是地理位置好,截留了部分文昌人去海口市区购家具的客户,另外走的低价批发路线非常亲民,商场租金相对便宜。

  海口繁华市中心的万国大都会地下商场每年都有几个月至半年时间不等的红木家具促销卖场,参展商品全部来自岛外生产厂家,部分商家打着“假一赔十”的牌子叫卖声此起彼伏,有的商家甚至请来名人代言信誓旦旦,无一例外的试图证明红木家具的货真价实。海南古典家具协会秘书长马先生告诉记者,这些商品中不乏一些在红木家具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转型转产的商家,低于成本价甩卖套现的好货,但大多数商品鱼目混珠、参差不齐,甚至是很低劣的假红木,一个专场下来往往也能带来几千万的销售额。目前红木家具行业规范性不强,一些商家的投机手段繁多,消费者容易被坑。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红木家具市场价格高中低档价格差距大,真伪难辨。据行家透露,红木家具市场以实木代替红木,以廉价的非洲黄花梨替代外形、纹路、颜色均比较接近的刺猬紫檀,甚至以每吨600元左右的苦楝树冒充价值每吨两万元的缅甸花梨木等现象比较普遍。将每吨3000元的非洲香花梨和每吨8000元的小巴花拼接起来,上了油漆后消费者根本区分不了。根据红木国标规定家具白皮的添加量不能超过10%,而市场上大量的廉价红木家具添加量超过了40%,同时还有大量的填补、描色等黑幕。廉价的红木家具或者俗称的假红木家具使用年限一般也会有3至5年,等到出现问题时基本找不到原销售商了。自2000年国家出台红木国标、2018年修订,但并没有相关的第三方监管部门和机构,导致红木国标执行情况并不理想。红木家具专家鉴定机构的缺乏导致界定难,给期望走法律程序维权的消费者带来难度。

  海南古典家具协会会长吴名光呼吁,红木国家标准出台后应加强执行和监管力度,切不可流于形式或成为摆设,要让国标真正成为生产企业行动的标杆、消费者购买红木产品的定心丸。

  红木家具的消费群体一般来说都是4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海南客户群体基本以本地消费者居多,来自北京、山西、河北、甘肃等内陆省份来海南的购房者也特别青睐选购红木家具。随着海南乃至全国房地产限购及整体经济运行下滑,家具行业必然呈现不景气态势。海南本土的红木生产企业在坚守“南海工匠”精神、主打传统家具的同时,积极调整产品结构,红木家具风格逐步设计采用“新中式风格+布艺+真皮+大理石+铜件”等结构,造型、色彩、质感等更趋于舒适,红木家具的轻奢风格让消费群体越来越年轻化,平均年龄降低10岁。

  此外,企业根据房屋装修风格、实际尺寸、地板颜色等因素为客户量身打造的全屋定制也正悄然兴起,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传统高端红木市场份额下滑的局面,成为本土红木企业熬过“寒冬”的杀手锏。

  海南黄花梨携明式古典家具的历史文化底蕴,从上个世纪末期开始,进入产业大繁荣,不断创造财富神话。海南作为原产地,在这一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以2000年红木国标出台为标志,中国现在的红木市场线年。当时在海南收购海南黄花梨,野生的大料、板料、老料只要几元至十几元一斤。现在,不管是海南产地还是内地市场,流通的海黄木料基本都是根料、小料、新料。以前10块一斤的料现在已基本在市场上绝迹,仅一些收藏家手里还有,流通价格都在万元一斤。红木生长周期漫长,不可再生的资源渐趋枯竭。再回首,海南黄花梨早已不是当年的木头。

  随着包括巴厘黄檀在内的黄檀属15种红酸枝类、黑酸枝类红木被全部列为国际二级濒危保护,国际红木原材料将越来越难求,价格应该只会上涨不会下跌。在红木新国标中独占鳌头的海南黄花梨老料几乎难觅踪迹。中国消费者对红木家具的热爱,以及红木家具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让真正好的红木家具市场依然巨大。据海南省林业部门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海南早在2000年红木国标颁布初期已经开始鼓励村民房前屋后种植花梨木,种植面积已达13.4万亩,按照每亩100株种植标准,一千三百多万株海黄中部分已近20年,将逐步走进市场,成为海南黄花梨原材料强有力的支撑。海南省林业部门日前刚刚下发了《关于海南黄花梨种植的征求意见稿》,旨在进一步加大海黄种植面积及加强管理,未来海南黄花梨种植面积还将进一步扩大。有业界人士表示,海南即使全岛都种上黄花梨也满足不了全国庞大的市场需求,未来的海南人一定是谁家种的黄花梨多,谁家就最富裕。

  目前红木家具市场鱼目混珠,一些不良商家为了降低成本,在产品的原材料和工艺上做文章,材料掺杂白皮、原料拼补挖补、制作流程偷工减料等现象比比皆是。一件表面看似精美的家具,实际内部暗流涌动,材质的造假,工艺的偷减,被亮丽的油漆遮盖,在使用中问题层出不穷,让消费者疲于应对,苦不堪言。业界人士建议,红木家具消费者要防止被坑,除了在购买时“望闻问切”,则是尽量选择本土有生产工厂的企业。

  “望”是用眼睛去看。看雕刻、做工。红木家具的灵魂就是榫卯结构,其木材结合部位都是非常严密而匀称的,如果用了胶粘,接口处就会很粗糙,有明显的痕迹。

  “闻”即是听。敲一敲听声音,听面板厚度。闻红木独特“味道”,如海南黄花梨有降香味,老挝大红酸枝有酸香味,特别是封闭位置,比如抽屉、柜门,打开后,气味会非常浓烈。

  “问”。家具所采用的材质学名,俗称,家具含水率,板材厚度,家具重量,材料有没有拼补镶嵌,售后服务有哪些,问的越多、越专业,商家越不敢忽悠。

  “切”。就是用手去触摸或者身体去接触。摸一摸家具表面,制作精良的红木摸上去相当平滑有质感。

  新艺宝的王孙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消费者盲目的相信“外来的和尚好念经”,总觉得本地的企业产品价格贵、质量比不过外地品牌,其实不然。2018年市场行情虽然不容乐观,新艺宝依旧卖出了两套价格超千万的红木沙发。其中有一位客户已经预定了广东的一家品牌,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了新艺宝,发现同等品质的产品价格还略低于广州,于是果断的选择了海南本土的新艺宝红木。

  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吴名光告诉记者,消费者在选择红木家具时除了自己学会鉴别真伪,最直观简单的一种办法就是选择在本土有生产工厂的,到厂里看着开大料、烘干、开小料、设计、生产、安装、打磨、上蜡、油漆等全套工序,有完整的生产线真假一目了然,品质有保证,而且售后服务周到。尤其是时间久的老厂,绝不会为了经济利益损害多年创下的口碑与品牌。

  我是公益人潘江雪,如何让欠发达地区的孩子从“能上学”到“学得好”,问我吧!